新闻分类

产品分类

联系我们

湖口县新源建筑工程公司水塔项目部

联系人:屈玉明经理

手机:13870624748

邮箱:13870624748@163.com

地址:江西省湖口县洋港路52号

网址:www.13870624748.com

湖口县新源建筑工程公司水塔项目部

联系人:周13387007128

邮箱:823235113@qq.com

地址:南昌市北京东路


海南多地农村水塔投资几十万元被闲置废弃

您的当前位置: 首 页 >> 资讯中心 >> 行业新闻

海南多地农村水塔投资几十万元被闲置废弃

发布日期:2016-08-23 00:00 来源:http://www.13870624748.com 点击:

                来源:湖口县新源建筑工程公司               发布时间:2016-8-23


     原标题:维修难水费征收难海南多地农村水塔投资几十万元后废弃

        QQ截图20160823141705.png         

         文龙村水塔供水不足,水管成摆设。 

        QQ截图20160823142146.png

            建成水塔用不上,村民望塔兴叹。

   

    高高耸立的水塔,在海南偏远农村随处可见。他们承担着为农村人口提供安全饮用水的重任。


    海南自2008年启动农村饮水安全工程建设。与此同时,截至2015年11月底,圆满完成海南省农村饮水安全工程“十二五”规划目标任务,共建设各类农村供水工程1301处。


    在这1301处供水工程中,作为农村分散供水的水塔是其中重要部分。然而重建设轻管理的现象,在水塔的建设运行中普遍存在。


    连日来,南国都市报记者走访海南多地发现,多处农村水塔闲置,未能发挥作用。


    投资60多万的水塔,安静地站立在临高县皇桐镇中林村村口,任凭岁月流逝,锈迹斑斑。它的诞生原是要解决当地1300多人的饮水安全问题。可由于多种原因,如今已经闲置近5年。


    “看着都心疼。”50多岁的王爱珍感慨说,“花那么多钱建的用不上,而我们自己只能喝铁含量超标的自家井水。”


    这种情况并非孤例。连日来,南国都市报记者走访临高、澄迈、定安、海口等地,均发现有农村水塔闲置情况。而这些水塔大多是自2008年海南启动农村饮水安全工程后所建立,资源闲置着实令人心疼。


    临高县皇桐镇中林村委会


    最后一公里没打通水塔闲置5年


    中午11点,骄阳炙烤。村民王爱珍从院子里的水井抽满了一桶水,她抹了一把额头的汗,抱怨说:“要是村口水塔能用,就不用这么麻烦了。”


    村口的水塔建于2011年,是省住建厅为民办实事出资建设的饮水安全工程。可令人想不通的是,水塔自建好那天起,从未使用,一直闲置至今。


    王爱珍打心里觉得可惜:“据说政府是花了60多万才建起来,花了那么多钱却没用,你不心疼?”


    心疼的背后有担忧。


    “我们这里是沙质土,水质不好。”村民孙丽娜记得:建水塔前,临高县水务局有工作人员到村里化验水质,检测结果是:呈酸性,铁含量超标。


    整个中林村村民都记得那次检测的结果。中林村委会党支部书记庞伟说:“我们1300多人,230多户都企盼用上水塔的干净水、合格水。可就是用不上。”


    背后的原因似乎并不复杂。


    “最主要的原因是水塔建好后,水管没有接入村民家中。”庞伟说,中林村委会5个自然村,其中仅4个自然村铺设了主管网,可从主管网到村民家中的最后一公里并未接通。


    “卡就在卡在这里。”庞伟请人做过预算,每一户仅需缴纳200多元,全村仅需不到5万元即可解决问题。


    可村民们不愿意缴纳这200元。因为水塔刚建好时,水质一直浑浊。村里持续抽水一个多月,花了2000多元电费后,水质才稍微清澈。庞伟说:“后来也拿到了水质合格的报告,可是村民觉得这个水质不好。”


    水塔管网的“最后一公里”难以打通,问题一直延续,水塔一放就是5年。


    如今,水塔下一人多高的茅草仍在疯长,旁边两个大铁桶模样的过滤装置已经锈迹斑斑。


    定安县富文镇高塘村委会文龙村


    水塔供水不足居民仍旧挑水吃


    “我们这里的水塔能用,可用得闹心。”定安县富文镇高塘村委会文龙村村民符策球家门口摆满了大大小小8个储水桶,这是他家的“小水塔”,“没有这些桶,我就喝不了水。”


    符策球是村里的水塔管理员,每天负责给水塔抽水,然后向村民收取电费。可自水塔建好后不久,水塔的水一直不够,每天只能抽一塔水,很多人都用不上。


    符策春家每天的生活用水,他都自己去附近的水井挑。


    他带领南国都市报记者找到位于村庄最低处的水塔。表面看上去水塔运行良好,唯一的遗憾是水塔下方深度超过40米的大水井里,空空荡荡。


    该水塔自2008年12月开始动工建设,最初设计仅12米高,村民认为太低,无法供应到村庄上面的住户。最终,水塔修建到了16米高。符策春说:“16米还是不够高,水源充足的时候,水也很难压到村子上面的人家里。”


    水塔建设资金来源于扶贫开发项目资金。但由于资金不够,后期水管的安装过程中,每个村民都参与了集资,每户300元。“这是国家和群众共同拿钱建设的。”符策春感叹说,“可还是吃不上舒心水。”


    “跟当初想的不一样。”高塘村委会党支部书记符永庄说:“这是50吨的水塔,原计划全村人用,现在最多只保证了村里一半人使用。”


    符永庄透露,省、县有关部门已经了解情况,并承诺2017年解决水源问题。


    海口市遵谭镇群力村委会


    8个水塔4个闲置护栏锈蚀脱落


    群力村委会龙榜村旁,一座水塔已经闲置多年,上面安装的铁栏杆已经锈蚀脱落。讲起这座水塔的命运,村民陈礼用了“命运波折”四个字。


    “这座水塔建了好几年。两三年前,水泵坏了没人修,就闲置了;前年水塔的排水管又掉了下来;去年塔上的避雷针又被打掉了。”陈礼捡起掉在地上的一截锈蚀的钢管,“现在,整个塔估计都没法用了……”


    水塔最初建好的时候,水管没有铺设进村民家中。想着距离水塔仅20米,陈礼计划自己花钱接一条水管,“可还没等我把水管接好,水塔就坏了。”


    幸运的是,后来陈礼接通了隔壁村一个供水塔的水管,饮水问题才得以解决。对这个水塔,陈礼只是感慨“太浪费”,“这个水塔可以饮用,也可以灌溉。下面的水井深度超170多米,没想到就废了。”


    事实上,像这种闲置的水塔在群力村委会共有4个。


    群力村委会副主任黄云锦介绍说,群力村委会共计3200多人,9个自然村,水塔共计有8个,有饮水塔、也有灌溉水塔。


    黄云锦掰着手指给记者数,“美万村一个水塔闲置没用,儒禄村一个水塔闲置没用,龙榜村两个水塔闲置没用,共计4个。”


    在2015年7月,有媒体关注群力村委会水塔闲置的问题,指出:海口群力村旧水塔未修新塔又开建,百万元水塔一盖好几个。


    “上次报道后,也引起了相关部门的重视。”黄云锦对此说法并不讳言,“可是有关部门工作人员来调查后得出结论,这是村民自己管理中出现的问题,要村民自己弄,然后就没有了下文。”


    黄云锦说:“村民自己弄不好,于是这些水塔又多闲置了一年,没有进展。”


    澄迈文儒镇平坦村


    村民不愿缴纳水费水塔最终荒废


    澄迈县文儒镇平坦村的水塔闲置已经超过10年。水塔位于村里的小学(即平坦教学点)内,高度不到10米。水塔前有一块碑,上面写着:省水利资金农村饮水解困项目,澄迈县水务局实施,2005年2月。


    事实上,该工程建成后仅使用一年不到便宣告闲置,直至废弃。


    说起水塔,在平坦小学任教超过30年的老师邱勋茂笑着说:“水塔还在,可水井早就不见了。”在南国都市报记者的要求下,邱勋茂找来一把锄头,在水井旁一边挖,一边找水井。


    邱勋茂说,水塔闲置超过10年,水井早就被一些贪玩的孩子给慢慢填平了。


    好好的水塔为何废弃?


    村民邱育宾说,水塔建好后,并未将水管接到每家每户,而是在村里留出了大约4个水龙头,需要水的村民就自己去接水。村组长看见用水的人,就按照每户10元的标准收水费。


    “这怎么公平?我用1桶是10元,他用10桶也是10元。”邱育宾记得,“渐渐地大家都不愿意缴纳水费,后来水泵也坏了,水塔也就闲置了。”


    水塔闲置约一年后,原平坦小学校长邱世雄自己购买了一个水泵来抽水,供学校用。可是由于长久未用,抽出来的水已经变质,“洗完衣服后,衣服都变成了黄色。”


    自此,该水塔彻底闲置,直至荒废。


    如今,10年过去了,人们已经熟悉这个“矮胖”的水塔,家家户户吃着自家的井水,不知道是好还是坏。在他们看来,自家井水清澈,一定是干净的。


    今年5月,有媒体让这座被遗忘的水塔再次见诸大众。可令人意外的是,澄迈县水务局并不知道此事。事后,澄迈县水务局表示将为村里铺设自来水管道,提供干净的饮用水。


    重建设轻管理,缺乏反馈机制


    农村水塔不能一建了之


    水塔闲置不仅是资源的浪费,更威胁着农村的饮用水安全。截至2015年11月底,我省共建设各类农村供水工程1301处。可建设后出现的闲置情况,却少有人关注。海南大学副教授李培红说:“我们缺乏一个有效的监督反馈机制,根本不知道水塔运行使用状况如何。”


    水塔建好即完事


    “是否发挥作用不知道”


    望着闲置的水塔,临高县皇桐镇中林村委会党支部书记庞伟惆怅异常,水塔建好时,庞伟便安排已经迁了主水管的四个自然村小组长,去每家每户发动大家,“投钱铺好水塔到家里的最后一公里”。


    可很多村民直接找到庞伟说,家里困难,没钱,村委会能否帮着先垫钱?可村委会也没钱。庞伟把问题往上反馈,得到的消息仍是:没钱,没有专项资金。


    问题又回到了庞伟这里。庞伟左右为难,“没办法推动,干脆就闲着。我能怎么办?”


    饮水工程“最后一公里”的尴尬,折射的是整个农村饮水安全工程的通病:重建设轻管理。


    “国家有专项资金,划拨到相关部门,部门就根据项目标准落实建设。”海南大学副教授李培红说,建设完成之后,究竟使用情况如何,是否使用,使用效果如何,并没有部门知道,这就是所谓的重建设轻管理。


    “没有售后服务、没有效果评估。”李培红形象地说,“政府的重心只在建设上,建成之后的运行效果似乎并不太重视。”


    如果重视运行效果,中林村委会的水塔不应闲置5年。


    水塔日常管理遇三大难


    “没人敢管、没人愿管”


    农村水塔建设完成后一般都交给村委会管理,保证水塔运行。可水塔的管理却遭遇“设备维修难”、“找人管理难”、“水费征收难”三大难题。解决不好,水塔就难逃闲置厄运。


    海口遵谭镇群力村委会的水塔便遇到此等难题,水塔内的设施坏了,大家伙都不愿意出钱维修。村委会副主任黄云锦说:“村委会没有钱来维修,上级部门也说没有专项维修资金。于是坏的水塔就这样闲置了。”由于担心水塔设备、管道容易坏,所以也没人愿意承包管理水塔。


    水费征收也并非易事。海南大学副教授李培红说:“在很多农村人们根本没有缴水费的意识。我们铺设水管,农户听说水费要一块或两块钱一吨,他们就觉得贵,反倒不如用自己井水好。”


    这三大难题造就了农村水塔设施没人敢管、没人愿管理的尴尬局面。李培红说,全省没有形成统一的水塔日常管理制度,以及提供水塔维护的资金保证,仅靠村委会,着实有些艰难。


    对饮水工程“巩固提升”


    问题将在今年获得突破


    值得期待的是,这些闲置水塔所面临的问题或将在今年获得突破。


    今年2月,国家发展改革委、水利部、财政部、卫生计生委、环境保护部、住房城乡建设部等6部委联合下发了《关于做好“十三五”期间农村饮水安全巩固提升及规划编制工作的通知》,明确提出了“十三五”农村饮水安全巩固提升工程规划及实施的重点:切实维护好、巩固好已建工程成果;坚持“先建机制、后建工程”,因地制宜加强供水工程建设与改造,科学规划、精准施策,优先解决贫困地区等区域农村供水基本保障问题;进一步强化水源保护和水质保障。


    这意味着,作为农村饮水安全工程的水塔建设将避免“重建设轻管理”弊病,且对已建工程进行“巩固提升”。


    海南省水务厅农村水利处相关负责人表示,《海南省农村饮水安全巩固提升工程“十三五”规划》已经通过。


    通过配套、改造、升级、联网等措施,统筹解决部分地区仍然存在的工程标准低、规模小、老化失修以及水污染、水源变化等原因出现的农村饮水安全不达标、易反复等问题。此外,还将健全农村饮水安全工程管理体制和运行机制,进一步提高农村集中供水率、自来水普及率、水质达标率和供水保障率。

   

    这一系类的问题,都得到了一一的处理,村民也有了饮水安全保障,这进一步的提高给村民门带来了更高的提升,也从而看出国家对改革发展的进步,越来越好。



相关标签:水塔建造,水塔施工,水塔价格

最近浏览:

在线客服
二维码

扫描二维码

分享
欢迎给我们留言
请在此输入留言内容,我们会尽快与您联系。
姓名
联系人
电话
座机/手机号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