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分类

产品分类

联系我们

湖口县新源建筑工程公司水塔项目部

联系人:屈玉明经理

手机:13870624748

邮箱:13870624748@163.com

地址:江西省湖口县洋港路52号

网址:www.13870624748.com

湖口县新源建筑工程公司水塔项目部

联系人:周13387007128

邮箱:823235113@qq.com

地址:南昌市北京东路


“重出江湖”,水塔背后的双山往事

您的当前位置: 首 页 >> 资讯中心 >> 行业新闻

“重出江湖”,水塔背后的双山往事

发布日期:2016-09-29 00:00 来源:http://www.13870624748.com 点击:

                       来源:湖口县新源建筑工程公司                      发布时间:2016-9-29


   

   “1953年5月初,我骑着自行车下乡到农村,一大早出发到丹山,直到下午三四点才回到双山,一直没吃饭,饥肠辘辘。双山村旁的台柳路上有个饭铺,我点了馒头和菜,其实非常普通,但至今口留余香!那是我吃过的最好吃的馒头”,今年83岁的青岛文史专家鲁海先生动情地回忆道,“看到双山回家就不愁了,因为这里是进出青岛的必经之地”。双山几乎相当于一道没有城楼的城门,日德战争、日本第二次占领,此地都是战略要地,白俄罗斯人打算创业开酒厂也看中了它,修建了一座标志性建筑水塔,善于看风水的广东人也把这里当做风水宝地,建成广东公墓,由此可见双山的重要性。地铁通过双山,水塔拆而复建。随着开通的地铁,我们打捞旧村庄的历史,让城市的记忆一直留存下去。


    探源头“双山”的由来与传说


    双山村,位于原四方区的东南部,《崂山县地名志》记载:“双山,海拔134.3米,面积约0.57平方公里,山上植有黑松、刺槐,覆盖率约80%,是扼守小白干路与台柳路的制高点,有重要的军事意义”。青岛地区最早的公路台柳路穿村而过,将村庄分为南北两个部分。在认识这个村庄之前,我们先来探究一下,双山村名的由来。


    古老村庄的名称总是割裂不了姓氏、地理和历史,是移民带来的拼图。


    为了防止倭寇侵扰,保卫海防和人民生命财产的安全,明代在今青岛市区设置了海防重镇浮山所,屯兵千余,下辖18座墩堡,每个墩堡都有五六名军士日夜防守,遇到险情放烟举火,双山便是墩堡之一,《莱州府志》和《即墨县志》对此均有记载。可见双山的名字在明代便已经取成。其实,双山四面皆山,有南山、西山顶、小东山和北山。而北山有两座山峰,因此而得名。


    不过,在《四方记忆》中,回溯双山村的几篇文章中,都称双山曾用名为唐家口子村,这是因为最早村民的姓氏为唐,大约有8 户20多人,随着时间的推移,姓范的后来居上,村名便改为口子村。人口的迁移流动仍在继续,袁姓人家逐渐又占据了大多数,加上繁衍生息,袁姓已占九成,记者接触的几位双山村名都为袁姓。“我的名字里有‘本’,就是村里根据‘相、传、有、本、德、绍、贤、智’的辈分排位而取的”,67岁的原双山村民袁本敬告诉记者。


    姓氏变化,村名也要改变,关于改名为双山村,产生了两种说法:今年76岁的文史爱好者卜振文先生告诉记者,“双山村上世纪30年代还叫口子村,当时村长与几位老人商量,觉得‘口子’留不住人,村庄在两座相连的山脚下,还是叫双山村好”;另一种说法出自河文撰写的《双山小学》,“1935年1月,时任市长沈鸿烈制定《青岛市施行都市计划方案》详细规定了小学的位置……双山小学就是其中之一。据说,双山村是沈鸿烈在参加小学开学剪彩之际,建议将校名和村名定为双山的”。


    那么最早的村民又来自哪里?鲁海先生告诉记者,双山村民是明朝永乐年间从云南乌撒卫迁移而来,“朱元璋征战云南,曾留下一部分汉人,后在永乐年间北迁”,形成了青岛最早的移民。卜振文告诉记者,“袁姓老祖宗来自云南,不过先辈祠堂设在城阳,双山袁姓由吴家村迁来。村内还有王姓,先辈来自青岛的湖岛村”。


    史料研究较为权威,但它也是枯燥、冰冷的。给后辈们讲述先辈的故事,村民似乎更喜欢用生动的传说来演绎,比如双山的得名就有“山哥”与“海妹”浪漫传奇。


    传说崂山西麓河西村有个高大魁梧的青年叫王山,虽然父母双亡,但他敬老爱幼、为人仗义,被尊称为“山哥”。一日,山哥到东山砍柴,遇上大雨,便到“月老殿”中避雨。迷糊间,一位老者托梦告诉他:“出门朝前去,东南望浮山,路上遇姻缘。”当天晚上,老者再次托梦。山哥决定登浮山,在路过“海泊河”时,遇到一位负薪过河崴了脚的老人,热心的山哥连忙把老人送到了家:河北岸的“口子”村。老人家有一女,名唤“海妹”,生的俊美娇艳。老人得知山哥孤身一人,便招他为婿。一家三口其乐融融。不料,村西胶州湾的深海中,有一只蟹子精,常年骚扰村民。一天,它巧遇海妹,看其花容月貌,准备收做压寨夫人,海妹谎称要回去准备嫁妆,要求七七四十九天后再成亲。蟹子精以海妹的老父亲做人质,放海妹回家。月老再次托梦给山哥,让他“东去崂山,求仙术,除祸患”。山哥依言而行,在太清宫、上清宫、明霞洞、白云洞,拜访诸位仙人,学得一身幻化之术。回来后,一举打败蟹子精。为了防止蟹子精再来作恶,山哥和海妹常年在村口相拥守望,天长日久,化为两座相连的山峰,为了纪念他们,村民把村名改为“双山村”。古时双山周边村子里的恋人们,在结婚之前,都要登上这两座山头,上东山遥望崂山发“山盟”,上西山眺望海湾言“海誓”,以期得到山哥海妹的庇佑,能白头到老,子孙满堂。


    寻旧踪 一座“水塔”的沧桑往事


    “1916年,有人在双山村外日军地堡内发现了一张军用地图。它绘标的是双山村前后左右的地形地貌,尤其是村南通向市区的几条沟河更为详尽,如距村约1里的山前沟,图标为唐家沟,以及马槽沟等都标得清清楚楚,足以说明日本对青岛的侵略战争早有预谋”,生于1907年的原双山村党支部书记袁精一在《日本第一次侵占青岛时期见闻录》中如此回忆,1914年日德战争时期,他只有7岁,亲眼目睹了村民们的悲惨遭遇,村庄横遭洗劫一片凄凉。日本第二次侵占青岛时,把村里的标志建筑水塔当成碉堡,红砖上的弹痕炮孔,诉说着双山村经历的那一桩桩沧桑往事。


    台柳路和宁乡路交口,一处塔形建筑的施工接近尾声,红砖加身,大理石座,呈八角形。双山馨城的双山村老村民对它并不陌生,因为他们管它叫碉堡,说是日本人侵占青岛时的军事设施。当然,这并非原建筑物,因为真正的碉堡不在此处,由于建筑规划需要,老碉堡已被拆除。如今矗立在这繁忙交口的是座新“碉堡”,“本来打算迁移原建筑,但没有成形,所以又重新建了一个,留作纪念用”,双山社区的工作人员说。


    其实,碉堡“原名”水塔,回溯它的过往,要从台柳路说起,从它身上体现的流年往事几乎是双山村的编年史。


    明代就建立墩堡,彰显了双山村地理位置的重要性,德占时期,善于规划开发的德国人更不会忽略这块“风水宝地”。他们看好了崂山的大好河山,将旅游定为城市功能之一,1904年动工,1905年成功修建了一条由台东镇至柳树台的旅游马路,叫做台柳路,它更大的意义在于,是中国第一条公路。如果不是《胶澳租界条约》限制德国的租借范围只能包括崂山的三分之一,恐怕德国人还会将“魔爪”伸进崂山腹地,攫取更多的资源。


    著名作家洪深的父亲洪述祖因涉嫌暗杀宋教仁逃到青岛避难,于1913年寓居青岛,在南九水建设别墅“观川台”,基于此,洪深多次曾沿台柳路入崂山访故地,他在《青岛见闻录》中说,“青岛负山滨海,地势不平,德人凿山开路,升降曲折,一依山势。自岛至劳山(今崂山)柳树台,数十里间,皆为光途”,这条路的风光也给他留下了深刻印象,“每当星期休息,汽车往来,道旁槐树,清香扑鼻,真快游也”。


    双山村四面环山,溪水长流,不足百户人家自耕自食,虽然清贫但生活平静。台柳路的修建让部分村民决定走出大山,靠外出修石磨、打短工维持生计。然而,福祸相依,扼交通要道,是进出市区的必经之地,蓄谋抢夺青岛的日本人,在1914年日德战争时期早就盯上了双山。意识到这一点,德军在双山村西的高埠西小山顶上还修建炮台防御。消息传出,村民惴惴不安,三五成群商量着对策,“1914年9月27日早饭后,一声巨响,一枚炮弹炸毁民房两间,一位岳姓居民被炸死,目睹这一惨状,全村的人立刻扶老携幼外逃”,袁精一回忆,在百姓心中,他们只是暂避风头,认为很快就会回家,所以仅带少量细软,没想到“这一去竟长达40余天!”当晚,日军占领了双山村。11月11日,日军攻进青岛,双山村民饥寒交迫地回到家乡时,发现村里已被洗劫一空,房屋尽毁,瓦砾遍地,一片荒凉。双山村民风餐露宿,忍饥挨饿,用了几个月的时间才重建家园。


    台柳路不仅吸引了侵略者,也引来投资者的目光。时间来到1921年,“一对白俄罗斯母女来到双山村,她们发现这里临近台柳路,是交通枢纽,而且不远处还有口水质上好的水井,凭借曾在日本开葡萄酒厂的经验,她们决定在村里建座葡萄酒厂”,卜振文告诉记者。于是,她们购买了村庄的


    与驿站


    忆当年 难忘儿时老村见闻


    青岛解放前,在青岛的广东人看好了双山村西坡顶的那块地皮,便买下来做墓地,四周筑起了高高的围墙。公墓设有一个大铁门,两个小铁门,一对夫妇在这里看墓”。今年76岁的青岛文史爱好者卜振文告诉记者。广东公墓是广东公馆里的富商集资修建的公共墓地,用以安葬在青去世的广东同乡。这里也曾是青岛的一个站点,今年79岁的老公交车司机王熙道,曾驾驶老3路公交车往来于台东和广东公墓站之间,他是双山村民与市区连接的摆渡人。


    双山馨城是双山村改造后的名字,数栋高楼林立,现代化设施齐全,背后的双山上,鲜红的“新都心”三个大字引人注目。这里如今已经顶上了新商圈的耀眼光环。而忆当年,卜振文清晰记得,63年前,他住在鞍山路,闲暇之余经常和同伴跑到双山村去玩,“村子当时很穷,连个提水的桶都没有,还托我帮他们买”。当时交通工具匮乏,到哪里都得靠两条腿“量”,有时候为了赶集得步行二三十里地,所以,买东西对双山村民来说并非易事。


    但卜振文和小伙伴们之所以“不远数里”专程跑到双山村来玩,是因为这里有山坡,有墓地,是捉蛐蛐的好去处。“墓地叫广东公墓,有两个看墓人和一条大狼狗,我经常探头朝里望,就是不敢进去”,有一天,卜振文看到狗被链子拴住,便壮着胆走了进去,没想到,狗没吓着他,墓穴里窜出的一条大蛇倒把他吓得够呛。


    广东公墓始建于上世纪30年代初,据青岛文史专家吕铭康称,是由青岛的一位叫梁善川的广东富商出面倡导集资,为在青的广东同乡开设的,“特请了位风水先生在青岛各处寻觅墓址,后来选中了双山西北的孙家顶子,因其形似卧龙,共约15亩地。在此建造了花岗石围墙、殡仪厅和门楼,门楼上书‘青岛广东公墓’六个大字”。这个地方的风水到底有多好?69岁的袁秀云恰巧刚刚听闻了一个故事,虽然这只是个传说,但也足以说明广东人选址此地的原因:“我前两天刚听朋友的妈讲了公墓的来源,她说以前有一个人,觉得自己活不长了,就找人给他看风水,准备找到安葬之地。风水先生给他指了一处有‘石骨’(大石头)的地方,让他把这地方弄平,堆成个坟就可以了,不能挖掘,否则就破了气了。但此人不听,非挖不可,结果他挖着挖着发现了一对金不嘎(鸽子),一下就飞走了。一只落在荒草庵里,一只落在后来的广东公墓附近。广东人听说后,金不嘎选的地方肯定不错,就把它买了下来,用作公墓,韩成金(音)两口子就在这里看墓。”


    卜振文记得,看墓夫妇还在墓门外设了一个茶摊,供来往之人喝水、歇脚、解乏,生意一直很好。不久,市立来了个跛脚老头,也设茶摊抢买卖,老头有个小一半年纪的年轻媳妇,和两个孩子。双山是出城到李村、法海寺赶集的必经之地,道路较为平坦,但从双山村到广东公墓这一段,有陡峭的上坡路,让来往商贩苦不堪言,这也就滋生了新的行业:拉崖儿。这些拉活的有大人,也有十几岁的孩子。跛脚老头儿行动不便,于是雇了个十多岁的拉崖儿小孩帮他担水,规定一担水给一角钱,但老头一碗茶水收5分钱。而且他对小孩非常刻薄,不让他喝茶水,后来小孩干脆撂了挑子,转而为双山村看墓夫妇挑水去了。“老头儿还多疑,他媳妇与喝茶者多说几句话,他就心烦,赶紧上前制止”。


    《四方记忆》中,作者张润东回忆小时候和两个小伙伴到广东公墓和双山村捉蛐蛐儿的一个细节,中午时分,他们渴坏了,正无计可施之时,一位五十来岁的大娘把他们领到家,给他们吃西红柿,喝甘冽香甜的井水,并送给他们三根黄瓜,“双山村人的勤劳、淳朴、诚实、厚道、仁爱、善良深深打动着我,让我终生难忘”。


    这些记忆如今已经消失在高大的建筑中。“村子2007年就拆了,2011年回迁的,村民大都住在这双山馨城里”,袁秀云的眼神里透露出满足和自豪。只是,小区内外,老村昔日的面貌早已荡然无存。为了一睹村庄当年的风采,记者在河西街道办事处工作人员于津等人的带领下,来到即将开馆的河西文史馆,馆内,陈列着街道各个村落的老物件和老照片,有村民的私家珍藏,也有已经不再使用的传统农具,有孩提时的玩具,也有雕刻着时代背景的收音机和黑白电视机。相片里,村民和孩童笑脸盈盈,邻里之间融洽相处……


    村民摆脱了低矮的平房和泥泞的道路,过上了全新的生活,然而,600多年来,先民创造的灿烂文明不应被忘记。一次次的记录,只是希望它们能在后代中传承,在光阴中绽放。 


    近日,天气寒冷,冷风袭面,路上行人不多。记者慕名来到保儿馨都,此行的主要目的是为了寻找那棵家槐。村庄已经消失,高楼林立,据说,象征保儿村祖根的一棵老槐,被留下保护起来。在村民的指引下,台柳路上,记者看到了这棵曾被奉为“神明”的老树,因为村民们相信“树生百年有神明”,所以常常系丝带于树上,祈求风调雨顺、阖家幸福。也借“槐”之“怀”音,眷念旧村旧人。正值冬季,树枝上残存的些许枯叶摇摇欲坠,一阵风来,便落下几片。粗大的树干刻画了时光的轮廓。木栅栏围绕下,一米见方的土地滋养着它。据老村民介绍,这棵老槐原属于王姓人家,现在仍然生命力顽强。


    青岛与槐树其实有着深厚的历史渊源。“问我祖先何处来,山西洪洞大槐树。祖先故居叫什么,大槐树下老鹳窝。”这是一首在青岛广为流传的民谣,代代相传,是明代山东大移民的生动写照。山西洪洞大槐树是中转站,也是青岛移民的一个分支。还有一部分则来自云南乌撒卫。据传,王氏太祖于永乐初年(1403年)从云南迁居李村河北的三官庙定居。清乾隆年间(1750年),王氏与子、媳从李村河北迁此建村,取村名为“报里”。其后,王氏之子病故,儿媳产下遗腹子。在王氏的帮助下,儿媳把孩子抚养成人,保住了王氏血脉。故改村名为“保儿”。故事还有另一个版本,主人公由王氏变为王父:清乾隆年间的一个夏天,在农地干活的王母倒下了,给王父留下话,“他爹,人多地少,一定要搬家”,而后再也没起来。秋忙过后,王父沿李村河寻找,相中了河南一个叫“报里”的地方。王父带着儿子搬到了报里,儿子成人娶妻,由于干活劳累突然病倒去世,留下身怀六甲的媳妇,王父承担了所有力气活儿,照顾儿媳和刚出世的孙子。直到孙子长大成人,王氏血脉得以繁衍。保儿村被正式命名以后,又有于、陈、刘、程等姓氏相继迁来,形成多姓村,后来又有胡氏自北龙口迁此定居。一直到上世纪,保儿村仍有人迁入,1930年陶氏从蓝村母猪屯迁来,1940年彭氏从河西迁来。保儿村多山,占地0.51平方公里,东西北面分别有黑龙江路、重庆南路、蚌埠路,台柳路将村子分为南北两片。如今城市改造,村庄成为高楼,崭新的小区取名保儿馨都。


    威严肃穆是“大山”


    大山村东南临重庆南路,西邻嘉定山、北岭山,南靠双山,占地面积0.75平方公里。村庄在群山环抱之中,呈长方形,一条村街贯穿东西,一条溪流从村中流淌而过,村庄依山傍水,四周山清水秀。据《胶澳志》记载:错埠岭西北6 公里为大山,海拔110公尺。


    明朝时期,为防止倭寇侵扰,沿海地区遍设卫、所。莱州府在青岛鳌山设卫,鳌山卫又下设海防重镇浮山所,屯兵千余,下辖4座军寨,18座墩堡。古时候的大山是一个山清水秀的好地方。清朝乾隆五十四年(1789年),有军户王氏兄弟奉命从现今的大麦岛来到此处搭建草棚,看守山林,在此屯田守山,耕耘坡田,取名王家庵子。后建房盖屋定居于此,繁衍子孙。之后,孙、张、袁等姓氏相继迁入,形成以王姓居多的多姓村落,这就便是今日的大山村。据《王氏族谱<十二世祖序言>》所载:大山村王氏出于河南淮安府。永乐二年,伯英、伯能、伯俊、伯杰四兄弟从淮安府迁至即墨胥于登瀛。后因人多地少,僻处山海,伯俊、伯杰旋即迁往邓州府莱阳县,卜居三都河村。明万历年间,八世祖文夏、文举由登瀛迁居大麦岛。到大山村时,已经为十二世祖得豹、得柱兄弟,他们从大麦岛迁居到此地立村。


    大山,古时因山形似塔,故称为塔山,墩堡设立时称为塔山墩堡。后许多姓氏迁来,为祈求兴旺发达故改为达山,后习称为答山。进入民国,新文化运动的兴起,为求字义的简化演化为大山。


    大山村虽小,但在青岛的知名度还是很大的。这里有大山公交车站,并且还有三个标志性地点:一处是回民公墓,这处公墓是青岛市唯一一处专葬回族人的公墓,“文革”期间迁走。另一处是距离大山村村东不远处的青岛殡仪馆,还有上世纪60年代初,设立在村东南的山坡上,俗称大山看守所的青岛第三看守所,市区被捕后未判刑之前的嫌疑犯大都关押在这里。


相关标签:水塔建造,水塔施工,水塔价格

最近浏览:

在线客服
二维码

扫描二维码

分享
欢迎给我们留言
请在此输入留言内容,我们会尽快与您联系。
姓名
联系人
电话
座机/手机号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