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分类

产品分类

联系我们

湖口县新源建筑工程公司水塔项目部

联系人:屈玉明经理

手机:13870624748

邮箱:13870624748@163.com

地址:江西省湖口县洋港路52号

网址:www.13870624748.com

湖口县新源建筑工程公司水塔项目部

联系人:周13387007128

邮箱:823235113@qq.com

地址:南昌市北京东路


曾经,汉口的房子不能高过水塔

您的当前位置: 首 页 >> 资讯中心 >> 行业新闻

曾经,汉口的房子不能高过水塔

发布日期:2017-01-21 00:00 来源:http://www.13870624748.com 点击:

QQ截图20170114161019.png

           QQ截图20170114161102.png

                   QQ截图20170114161117.png


        QQ截图20170114161132.png


  在作家池莉新的小说《她的城》里,故事的发生地被放在了水塔街。水塔街的得名,便是因汉口水塔而来。在上个世纪的很长一段时间里,这里都是作为汉口最高的地标性建筑而存在;直至今日,它所在的江汉路,依然是武汉最繁华的商业中心。只不过,早已淹没在高楼林立中的汉口水塔,不知道还有几人知道它曾经的辉煌。


  方方曾在她的《汉口的沧桑往事》里用“江北的桅杆”来形容汉口水塔。对于汉口以及汉口人来说,这几乎都是无可替代的记忆。“我们要向人讲述一个地方,多数的时候都会取水塔为原点,然后沿着它的四周展开方向和里程。有时候我会觉得,中山大道上如果拿掉了水塔,它一路的风景就灭了一半,中山大道就难以成为中山大道。”


  这座建立于100多年前的红色建筑,不仅是汉口的一个重要坐标,也标志着近代武汉城市有水、有电的日子从此开启。近代民族资本家宋炜臣、“商办既济水电公司”以及汉口水塔,正是他们给这座城市带来了灯火通明,人们再也不用挑着扁担、踩着水巷去长江、汉江里取水来用了。而长期困于火灾的老汉口,也终于有了自己的防卫系统。


  本期《长江地理》探访早已淹没在高楼林立中的汉口水塔,寻找这座老房子几番变迁中所见证的,原本应该属于我们的城市记忆。


  湖北是中国近现代工业的发祥地,洋务运动时期、民族工业发达时期、前苏联援建时期、三线建设时期,都在这里留下了大量的工业痕迹,如今,工业为城市建设“让位”,它们湮没成为“历史的尘埃”。然而,我们不能忘记这些应该属于我们的城市记忆。《长江地理》近期推出工业遗产系列,记录一个时代的背影和新生。


  作为汉口最高的坐标,水塔坚固又时尚


  从今天江汉路望过去,旧时的制高点“汉口水塔”早已淹没在高楼林立之中。在汉口人流汹涌、商铺林立的江汉路,水塔像是一处隐秘的存在,稍不注意,就只剩下一个“地名”而已了。


  说起“水塔”两字,几乎无人不知。站在前进五路与中山大道交叉路口,抬头便可望到。先掠过商铺招牌,然后是“大汉口”三个颓旧的大字,往上才是那栋八角形结构的红色建筑。


  据资料记载,汉口水塔于1909年建成完工,原是“商办汉镇既济水电股份有限公司”宗关水厂的一大配水设施,由英国工程师穆尔设计监制。它紧挨着刚拆不久的城堡边缘,此时的城垣已经变成了后城马路,周围一片荒地,多是菜地棚户。新建的水塔七层楼高,红色墙面,八角形的楼体(设计借助了八卦的形状,与既济二字形成呼应),看起来高大又时尚,与当时的租界建筑不相上下。“在简陋低矮的民房之间,高耸的水塔就像一个巨无霸,高出云表,一望无际,在长江的北岸傲然雄视着一切。”


  水塔建立之初为城市供水、消防而用。当时,既济水厂已经在宗关建立了水厂,水管已向市中心铺设,但是为水厂供水的配套设施水管基地尚没着落,水塔便应运而生了。水塔六层,每层都用花岗岩和水泥砌成,旋转楼梯围绕三条铸铁水管盘旋而上,在六楼则装有容量为1500吨水的大水柜(现在仍可见到当年承载水柜所用的钢板)与八条铸铁管道连通,吸水和送水。“塔内铁水柱,用机器吸水至塔顶,再由塔顶分布四旁以供居民之用。”塔顶设有大铜钟一座,用作瞭望台,向民众传报火警。


  “水塔系流转自来水压力之作用,人为胜境,如天造地设。”《汉口指南》称。这座坚固异常的高塔,因为建于沼泽之上,还有直径为12英寸的铸铁管深埋于地基之下。1931年武汉大水,水塔在水里浸泡了一个多月,依然丝毫无损。


  有了水塔,从此便有了水


  说起汉口的水电史,不得绕过一个名字,他就是宋炜臣。当时租界里灯火通明,汉口人还在用煤油灯生活。这时,天津、上海的水电业已经开始发展,宋炜臣在汉口邀请了浙江、湖北和江西三帮上十名工商巨子,聚集于江汉路他的华盛商号内,集资筹股,意欲合开办汉口水电业。


  取“水火既济”之意,宋炜臣为即将成立的水电公司取名为“商办汉镇既济水电股份有限公司”。“水火既济”取自《易经》第四十三卦。《周易浅述》上说:水在火上,则水火有相济之功,而其中也有相克之患。盖水能灭火,火亦能干水。思其患而预防,则相为用而不相为害。在集资了300万元后,他们便联名向张之洞呈请,希望创办水电公司。张之洞几乎没有犹豫,便批准了这份申请。并拨款三十万表示支持。


  随后,汉口的电厂、水厂相继成立。1908年的秋天,汉口“华界”开始通电。当年即装电灯一万八千盏,汉口的繁华地区,从此呈现万家灯火,十分壮观。而之后水厂的设立和城市供水的开始,更是结束了老汉口的“水巷”历史。


  以前生活在汉口,无论是华人还是洋人,喝水都得到长江、汉江去挑。“把弄碎的明矾放在水里,把水沉淀之后,才能饮用。”徐明庭先生介绍说。“那时候的汉口有专门为此开辟的巷道,人们管它叫‘水巷。《汉口竹枝词》中有:“九达街头多水巷,炎天时节不曾干。”


  水巷的路,从来没有干的。


  1908年,宗关水厂建成。隔年(1909年),水塔建成,开始有人送水了。最早人们对于“洋机器”里送的水,还不敢喝。为了消除市民的紧张,既济水电公司的创办人宋炜臣跑到汉正街供水站,打开水龙头接满水就喝。这才消除人们的疑虑,从此宋炜臣也有了“武汉饮用自来水第一人”的称号。“那时候马路边有人专卖自来水,供近处的人来买”。而汉口无水的日子,也从此结束。


  “大武汉”,从有水有电之后,才有了后来的繁华。


  听钟声,防火警


  在商人的自由竞争中形成和逐步扩大的汉口,房屋密度很大,可谓“后市前街屋似鳞”。市廛密集,又有竹篱茅棚错杂其间,无电的夜晚里,点着煤油灯和蜡烛,稍不小心,就容易引发火灾。一烧便是一大片。“火灾已成恒事”。清朝无救火设备,全靠民众自救。为了在火灾时便于担水救火,汉口人在盖房时,便会特意地留下一条火路。


  水塔建成之后,大型商店都装上了水电,遇到火警便可就地取水。据记载,黄陂街财神庙地段首先发起成立救火会,定名为“汉口黄陂街上段保安会”,并规定每家派出一名义务救火员,一旦发生火警无论远近都赶赴火场集中救火。之后,全市各地相继成立义务救火会,并按各地段命名,如堤下段保安会、永安自治会、回民救火会等,共有四十八团。最初各团自成联合会,各会自制,到上个世纪20年代才重新改组为汉口保安会联合会,由汉口警察局领导指挥,负责救火。


  水塔塔顶的消防瞭望台,曾经有一段时间,由当地的民办消防组织清和保安会派出望丁四人,日夜轮流巡视,以监视全汉口地区的火警。瞭望台原设有警钟一具,重2240磅(约1000多公斤),当年此钟悬挂在瞭望台的工字钢梁轴承横梁上,横梁的一端设一晃动轮,用粗绳相连,拉动绳子可使警钟来回晃动,发出响声。每遇火警,就敲钟报警,以钟声所响的数字来表示失火的地区。先是一阵乱钟敲响,然后便是钟鸣,很远的地方都可以听到。


  “一响,洋火厂至华景街;二响,歆生路至前后花楼;三响,花楼至堤口;四响,堤口至四官殿;五响,四官殿至沈家庙;六响沈家庙至大王庙;七响,大王庙至武显庙;八响,武显庙至仁义司;九响;仁义司至硚口。”这要放在今日汉口,那还不知道要数多少响呢?如果有地方失火了,塔顶白天就挂上红旗,夜晚亮红灯,警示火灾。


  据武汉地方志专家徐明庭先生介绍,老汉口曾经有一个规定,“汉口的房屋高度不能超过水塔”。这里作为汉口最高的建筑,监视着整座城市的火警情况。“哪里是屋里生火的烟,哪里是失火而起的烟,在水塔上便可一目了然。”


  今日水塔,小说中再见


  “晴天的日子,隔得很远,也能看得到七层楼高的水塔在阳光下焕发着红色辉光。”这是方方的记忆,“在很长的时间里,它就像一根高高的桅杆一样,孤独地立在长江的北岸。”


  现在的它,并不孤独,却更寂寞。站在水塔楼下,前后左右转了几圈,都没有找到能够进入旧楼的入口。沿路问人,几番辗转,才在现在一楼理发店内的角落里,找到了上楼的电梯。对于我的问路,路人很不解,“你说哪里?”“不知道”“去那干嘛?”


  好不容易上了楼,眼见之景象也无不叫人心生苍凉。楼内几乎大半闲置,被隔断的房间不少都“黑漆漆”的,不时可见杂乱、废弃物、还有维修工人正在修补渗水的地方;沿着楼梯上到七楼顶上,一个偌大的“足球水箱”杵在那里,显得有些怪异;旧时的火警瞭望台早已只剩下一根光秃秃的旗杆,好像刚刚有某个大型活动在此举办过。走两步,一不小心就容易被绊倒,一些装饰材料被堆得满地都是。沿着顶楼走一圈,早已没有登高望远之眼界。四处都已被高楼盖住,像是困在城市里的一个无助的老人,只得顾影自怜。


  好在遇到了汪师傅,让这次探访显得并不那么孤独。他就住在马路对面的花楼街,后来又在自来水公司工作,对水塔感情很深。上个世纪70年代,他还在当时的“汉口水厂”工作期间,曾经到水塔里来为那年的国庆庆典彩排过,“因为下雨,才借用这里,因为很宽敞。”当时这里用的还是木地板,后来为保证消防安全,才全部改过。


  在他的记忆里,这里大部分时间都是闲置的,“有阵子改作既济商场了,后来商场关门了;也作过招待所,但是时间也不长。”2005年,汪师傅返聘回来,现在回到水塔里办公。“这多少有些神奇”。办公室的墙上,挂着汪师傅手绘的水塔每层平面图。



  一百多年过去了,现在似乎只有水塔隔壁的那座消防站仍在提醒人们,水塔之于汉口的历史作用。近年来,在人们提出保护武汉遗产的时候,也有人为水塔正名,说他属于工业遗产范围内的相关设施,希望将其纳入“工业遗产保护范围”。


  而现在,你可以去读池莉的小说。或者,找一天,沿着200多层的旋转楼梯在这里转一回,如果你还想的话。


  水塔曾经是汉口最高的建筑,今被高楼林立所淹没。


  1909年,汉口水塔建成。章凌翻拍


  清代民间消防组织。用笆斗、摇龙救火。章凌翻拍


  汉口水塔内部的钢梁与现代的消防栓。


  水塔顶部的一位工人正在对屋顶进行防水维修。


  汉口水塔内部。


相关标签:保温水塔,水塔施工,水塔建造

最近浏览:

在线客服
二维码

扫描二维码

分享
欢迎给我们留言
请在此输入留言内容,我们会尽快与您联系。
姓名
联系人
电话
座机/手机号码